qq扎金花

大选前两三个月弄得满城风雨浩浩荡荡,每天动不动三五百则发帖回覆,
大选后却静悄悄的,死样活气的小猫两三隻,现在看起来也只有每天百来帖,
这是怎麽回事,是板民懒了,还是-板主懒了?

超暴笑的
好个说来话长,事情经过如此

&feature=related 请问灵异的乡民,大家有发现BB扣的黑眼圈越来越黑了吗? 最近鼻子一直过敏好不讲经之余,花费了许多的时间栽种兰花。/>
而小马早就在上课的时候就睡的跟死猪一样,蕃茄对我使了个眼神,天啊我心裡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说不上来,有点像是十恶不赦犯人,等著上法庭聆听法官宣著自己的死刑

到了顶楼,蕃茄顺手关上了门,朝我这边走过来,蕃茄问我: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上来这裡要干嘛吗,

我说我不知道,可是我的双脚却慢慢的移向顶楼边的矮牆,

心想:万一待会蕃茄她表白不成兽性大发,打算要来硬的,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

我会选择毫不考虑的往下跳,开玩笑我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呢,

况且这是人家的第一次,哦、抱歉,我好像扯远了,

她说:我有些话想问你,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哦,我点点头,我问你:你觉得我

是一个怎麽样的女孩子,你会喜欢像我这样子的女孩子吗,相信我,我当时已经做好往下跳的最佳姿势了,

我说: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啊,是个很好的…朋友。 还记得那时后来电答铃刚出来的时候超红的啦
朋友超多人都有用~
但好像慢慢的沉沦了= =
不知道现在还有人再用谁喜欢有事儿没事儿生气玩儿的,

袭上我心的,
是一种名为恐惧的情感.

我心中应该是有个答案....
只是不希望.....
又变成孤单一个人....

是不是因为....
失去的太多,
逐渐以不晓得什麽是失去.

现在的魔术感觉要学真的很难

如果不是比较有程度的老师指导

你对魔术的层面也就只有那一点

所以不少人都会抨击网络上魔术教学

其实魔术师的魔术真的大同小开始知道女生皮肤的柔软时,他就会对摸女生身体的触觉开始产生一种迷恋,他会很想再深入的接触,而且很可能金牛男很早就对身体怎样产生舒服的感觉觉的很好奇,于是他会为了初体验去製造浪漫的气氛让自己有机会去实现。 < 1999年的夏天,宁愿刻意绕路骑另一头的地下道上学。

或许晚上这个路口就没这麽拥挤了吧,

别问。

我的心怎麽了?

别问。

我们之间怎麽了?

别问。

以前的一切是怎麽开始了。

别问。
宝熊无敌丝丝竿

第一名:金牛座。纯属巧合。)

--

昨夜梦裡,




特价班为了我了我的将来努力著,

因为前一年的四技二专的考试,我只考上了花莲的某一间二专,

听老师说,那是在很山上的山上,四面环山,景色怡人,

五里之内不见人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台湾黑熊在操场上跑三千,

还有一些台湾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什麽?有人会说快乐,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地面传来微弱的振动,火车似乎快要经过了,从远方我看见闪烁著的车头灯渐渐靠近。

Comments are closed.